淡凉

苗木中心杂食向。彻头彻尾主角控。
“风起。”

【狛苗】我似乎和我室友玩脱了(中)

*日向十神苗木狛枝和平世界大学四人寝设定(前后顺序为床号)

*人物ooc到飞起注意※        剧情用词无逻辑全中式

*作者绝望得放飞自我

*文中麻将规则为北方某种地区麻将

*前文见我似乎和我室友玩脱了上

*前情提要:狛枝用小号(结碧)套路了苗木,苗木和结碧目前是网恋尚未见光死状态,十神日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苗木仍然被蒙在鼓里

“不如我们来打麻将吧?”这天,寝室长日向创兴致勃勃地提议道。

回答他的是一片令人尴尬的沉默。

日向有点发懵地回过头,看到了三个被手机屏幕幽幽白光笼罩着的脑袋。

三个人都专心致志地埋头玩手机,没有一个有回应日向的意思。

日向:“……”

素来好脾气的日向君额角爆出了青筋。

这群家伙在搞什么啊?!前几天期末考试的时候明明还一个两个都撺掇着要去打扑克打麻将满心只有打打打,现在就集体装死了?

他先转去十神那里看了看对方在做什么。

十神白夜一贯喜欢端着些姿态,对沉迷手机这种事很是不屑,声称这是愚民才喜欢的活动,现在大概是在处理他十神家族各种高大上的繁琐事务吧?

日向•家里其实也很有钱但总是毫无自觉•创怀着对上流社会的天真想象认真地思索着。

他蹑手蹑脚走近了十神。虽然十神反应极快地站起来背过身把手机屏幕遮了个严严实实,日向还是凭借自己超凡脱俗的动态视力看到社交软件上方的那个名字。

“……苗木!”即使内心惊愕又崩溃几乎想死命摇晃十神的肩膀让他醒醒,日向还是顾忌着十神对床的苗木的存在无声地比着口型,“十神君你怎么也来掺一脚了?”

狛枝和苗木的事还没找到解决办法呢?

日向的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十神开小号去勾引苗木然后苗木移情别恋狛枝顺利脱身于是问题又变成了十神和苗木网恋的场景,最后定格在约定见面的那天十神陪着苗木一起去咖啡厅苗木发送消息十神的手机响了两人面面相觑……

日向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不行,真的不行,那还不如让苗木跟狛枝继续网恋下去算了?

起码苗木少遭一回罪?

……不对,我成天都在想什么。

……我应该对我室友的人品多一点信任,先不说十神,至少苗木就不是随随便便就会移情别恋的那种人啊?

日向那颗脆弱柔软的心缓缓地落回了它应在的地方,紧接着他一脸严肃地向着十神伸出了手。

十神下意识把手机往身后藏了藏,皱着眉有点抗拒的样子,旋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里颇有些小得意地把手机递给了日向。

日向看着十神的表情变化,心里就是一跳。

十神可能在金融方面很擅长,但在学校里为人处事日向也不是没有见过。可能是习惯了商业往来反而不懂如何与同学相处,基本上除学业以外,十神每每自觉做了件聪明事儿,那苗木就得准备想点办法帮十神把捅了的篓子补好了。

“十神君其实没有恶意的,他只是嘴毒了点。”这句话他听苗木说听得耳朵都要生出茧子来了,亏得苗木还能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解释。

也许是因为苗木的这份情谊吧,十神也护苗木护得紧,两个人也就形成了十分友爱的互帮互助关系。

……难道十神假扮成结碧(狛枝小号)的男朋友去找苗木兴师问罪了?不太可能吧?

日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打开聊天记录。只匆匆扫了一眼,他就忍不住扶了额。

十神确实是开了小号装成了结碧相关人士敲的苗木,不过和他想象的有点出入的是,十神假扮的是结碧的爸爸。

然而这个爸爸非常不靠谱地一上来就把自己女儿贬低到了尘埃里,语重心长地劝说苗木道:“我女儿无论相貌还是人品都不怎么样,小伙子还是不要吊死在她这棵歪脖子树上了吧。”

日向:“……”

这一看就不是亲爸爸吧……?

日向忍着胃疼地看完了接下来苗木长篇大论手忙脚乱的表真心,完全不能理解十神在自豪个什么劲儿。

对于日向的疑惑,十神带点轻蔑地回答(比口型)道:“你懂什么,我这是给苗木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

日向:“……”

没错,你是种下了怀疑的种子。要是我我也怀疑你是不是那姑娘得罪的人过来恶作剧。

日向忍住了把手机甩回十神脸上的冲动,回过头刚想拍拍苗木的肩膀就被他脸上甜丝丝的笑容惊呆了。

……完了。看来十神行动的时候狛枝也没闲着。

日向看着苗木在屏幕上快速敲动的手指,觉得自己简直想哭。

网恋少年为什么会露出这种散发着独属于脱团狗清香的笑容?这还用想么?

日向拖着沉重的步伐满心忧伤地向着狛枝所在的方位慢吞吞挪去。

他想,我得警告狛枝一下。

不管他怀着什么样的想法接近了苗木,也不管他怀着什么样的想法把网恋的事说了出来,好歹同班同学一场,我总不能看着他一路把自己作到死吧。

狛枝倒是乖觉,笑容满面极为主动地把手机递了出来,还特别贴心地把消息记录调到了合适的位置。

……果然是在跟苗木聊天。

……寝室里一共四个人,三个人在用社交软件聊天。其中两个在开小号跟另一个聊天。

……这寝室还能不能好了。

被排除在外的日向感到了淡淡的悲伤。

狛枝和苗木的聊天记录比十神和苗木的还要容易概括,除去小情侣之间的私房话,一句话总结就是苗木问了问结碧她爸爸是什么情况而狛枝顺势卖完惨后卖了个萌。

日向看完那些萌萌哒颜文字后的心情可以用一大串省略号来诠释。

真是浪费感情,感觉自己之前对同班同学的担忧都是多余的。日向想,论套路好像谁能玩过狛枝一样。

他骤然想起了几天前的一件事。

那是个下午,苗木在床上蜷成一团睡得正香。狛枝拎着袋苗木平常喜欢吃的鸭肠进来,见状愣了愣,不动声色地转向十神跟他聊了几句天。

十神和狛枝一向话不投机半句多,因为苗木的原因十神更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说了几句话,十神的音量就不由自主地高了起来。

被吵醒的苗木揉了揉眼睛爬了起来,用软绵绵犹带些睡意的声音问道:“怎么了?你们在说什么?”

狛枝笑吟吟地回答道:“没有发生什么呀苗木君,只是我把十神君惹得情绪有点激动了。”

十神:“你说什——”

苗木茫然地张张嘴刚想说什么,狛枝就转开了话题,笑着问:“苗木君要吃鸭肠么?”

苗木眨眨眼睛反应迅速。“要!”

……然后狛枝站在床下隔着护栏喂了苗木一条长长的鸭肠。

日向觉得,自己现在的脸色大概就跟十神被问“十神君你要不要也来点”的时候差不太多吧。

把手机还给狛枝,日向原本想说的话通通被吞回了肚子里。站在寝室中央,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

他站在那里,像一头冬天从温暖如春的南方突然来到了冰天雪地的北方还被强行披上了条花棉袄的孤傲不羁的狼。

他深沉地思考了一下人生哲理,然后强行把三个网瘾少年拎了起来打麻将,美其名曰让他们注意休息。

当然,介于苗木现在还对残酷的现实一无所知,日向对苗木稍微温柔了一些。

不过苗木也乖,虽然对手机有些依依不舍,但还是乖乖搬了椅子到寝室中央的小桌旁边,在日向的旁边坐好。

十神飞快坐在了苗木的另一边,速度之迅疾让人叹为观止。稍微慢了一步的狛枝看了看,耸耸肩笑着坐在了苗木对面。

上了麻将桌日向才察觉到了不对。

他的上家是苗木,一个摸风小能手,上手就是东南西北中发白,从开始到最后就没有一个重样的。

他们的玩法不带旋风杠,因此苗木一边感慨“牌怎么这么差劲”一边把日向看得死死的。

而苗木对家的狛枝一会儿给苗木喂个牌一会儿在言语上给十神施加点压力,居然还挺游刃有余的,过了一会儿,他就胡了牌。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日向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忆了。

基本上就是狛枝苗木轮流胡牌,然而从十神一拿到牌就皱眉说这次必输开始,场面就开始失控了。

每一局变成了要么日向给狛枝苗木中的一个点炮要么狛枝苗木中的一个自摸。

而十神就那样安定地坐在那里,皱了眉想他的牌怎么还没胡。

更可恶的大概是,苗木和狛枝玩了几把发现这一点后开始一边玩手机一边打麻将,看苗木脸上的表情,估计还是他们两个在社交软件上聊着天。

十神专注于做刻子,虽然知道狛苗两人在做什么小动作奈何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偶尔在苗木看不见的地方恨恨地瞪狛枝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打理牌面。

日向觉得自己简直要对室友们充满恶意了。

最后一轮,日向犹豫了很久才扔出了一张牌。只见他左边和右边的两个人同时把头从手机上抬了起来,把自己面前的牌一推——

一炮双响。

日向:“……”

日向面无表情地想。

以后担心别人前,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TBC

—分割线—

祝苗木小天使今天生日快乐!

看来是赶上了!人物ooc这个……这个……哎呀日向爸爸头发掉的多啊【x

日常反思人生(1/1)

话说……“日向给狛枝苗木点炮,或者狛枝苗木自摸”……这句话似乎有点不对劲……不不不一定是我想多了……

评论(18)

热度(173)